尤拉奇卡

今夜の月が绮丽ですね。

路遇

他像是她伤口上的盐巴,总能激起她最痛苦的回忆来。


她想她永远都忘不了那个场景——狭小的教室一隅,男孩蜷缩在拥挤而来的人们因灯光投射下的阴影之中。没有一丝光,他的眼角、嘴角都猩红,在人们的视线里瑟瑟发抖。



“说啊,说我错了,就不打你。”



最靠近男孩的几个学生咧着嘴笑,有男孩的血迹在不只是谁的衣袖上。但他只是抱着双膝拼命往墙里面靠,好像要嵌进去了一样。什么也没说,但谁都知道那是无声的抗议。



“不说就让你好看哦。”



人影动了动,似乎是挥起了拳头。


一旁她正欲上前阻止,另一个身影从人群中钻出来。拳脚落下的前一个瞬间被挡下,有人在惊呼,有人看戏般议论。那人挡在奄奄一息的男孩前面,背影该是怎样的高大啊。


在这件事发生之前她根本一点都不了解校园暴力,只觉得那几个爱吹牛爱讲脏话爱逃学就是不爱学习的男生很过分——班上最矮小的男孩总是受他们欺凌,一天到晚蔫儿了似的。当然,她只是无关的旁观者,不仅是她,班上其他同学都是这样认为的吧。放学的楼梯拐角总传出他们威胁他的声音,不想惹祸上身的人权当自己聋了,眼睛一闭也就走开罢了。


但是他不一样,那件事中他保护了那个男孩。


原因是男孩想要反抗,想要告诉老师被逮个正着。那个黄昏染上了鲜血,有些可怖。阳光吞没了男孩。起初他还能看见熟悉的脸在他的四周旋转直到渐渐停顿,他想要站起来,但四肢肌肉痛得厉害。又是一拳打过来了,嘴里泛起酸气,想吐又吐不出来。这是男孩离死亡最近的一次,但他突然出现了。


几个臭小子被勒令回家了,他和男孩也有处分。这件事好像一场雷阵雨,哪里都有受到严重的波及。但来的快去的更快,谁会念念不忘一场雨呢。


她在人群中默默放下差点挥出的拳头,感激似的看了他一眼。


她生活的那个小镇靠着海。毕业前夕的一个黄昏,她整理好作业放进书包,出了校门便看见他。那时她好像有种错觉,时间在黄昏时仿佛会消失的慢一些,梧桐树影被夕阳拉得很长,车辆和人流缓慢地在城市的缝隙中穿梭。她就这样走在他身后。



“你很正义啊。”她忽然这么说。什么也没想,就是想说就说了。


“不是,只是之前我也有过这样的经历而已。”



时间真的过的很慢啊。他那句话在她脑海中回荡了很久。



“下周就考了,你打算怎么办?”


“我?拼全力考咯。考不上就去当个卖花女。哈哈。我很喜欢花。”



她望着落日如是说。天边被染成了紫红色,火烧云从地面上层层叠叠的一直延伸到她的头顶。从她的视角看去,一半的天空都好像沉了下去。



“我要是考不上,就去卖雪糕。”


“为什么一定是卖雪糕?卖糖葫芦不好吗?”她没察觉到他语气中的绝望,甚至将他已经被处分的事抛在了脑后。她一度很后悔那时开了这么个玩笑,尤其是再次遇见他之后。



毕业后他真的杳无音信了,她原以为他考上了某个大学,过着普通的校园生活,时不时见义勇为什么的。然而现实实在是出乎人的意料——那个曾经被欺凌的男孩去世了。具体原因,正是她所猜想的那样,也正是她最不希望的那个原因。


葬礼她没打算去,她总是有种错觉,仿佛这只是一个玩笑而已。校园暴力真的有那么可怕吗?连人命都搭进去了,早已经超出校园范围了。她在葬礼后一周偶然路过墓地,心中一动。


她能看见远方那个黑色衣服的男人,正是当初站出来保护男孩的那个人。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我偶然路过的。”



她一脸窘迫的搪塞道,而他偏过头装作看不见她手中的花束。


那是初秋的清晨,薄雾还没来得及散去,暗淡的日光勾勒出一个模糊的轮廓。她每一次呼吸,干冷的空气窜入鼻腔,都会给予她刺痛感。神啊,这是不是报应呢?她这么想着。


下雨了。


他忽然这么说道。


她下意识的抬头看看天。没有乌云,甚至连一滴雨水都没有。



没有,没有下雨啊。


不,下了。



那一瞬间,她在雾色和微光中看见,他低头看着墓碑的侧脸上有一条水痕划过。下一个瞬间,他戴起帽子,从她身边擦过远去。


那是她最后一次见到他。


评论
热度 ( 1 )

© 尤拉奇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