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拉奇卡

今夜の月が绮丽ですね。

Stranger


我离家出走了。


开始后悔是在发觉本来晴空万里的天飘起小雪的时候。我不能理解为何天下总有些父母偏偏就乐意与子女为敌,非要反对她崇高的理想不可。

沿着古城繁华的街道一直向着家的反方向慢慢的走,初冬的街道旁有暖黄的灯盏亮着,显得比平日更加空旷。我漫不经心的转角,走进陌生的咖啡厅。


“咦?!”


我在身上左掏右掏,愣是找不
到钱包,我拉开最后一个裤口袋,硬是凑不齐一杯热可可的价钱。看上去不是很耐烦的营业小姐不时用眼睛撇撇手忙脚乱的我。我着急地嘟囔着“不好意思”,一边自知无用的装作在寻找哪怕再多一点。


“啪。”


一张二十元轻轻拍在我面前,我一怔。


抱着可可坐在角落缩成一团,我不时地用余光瞄一下坐在对面,此刻正盯着我不放的陌生女孩。“谢谢你帮我…我会还你钱的。”用自己都觉得很微弱的声音说出这样孩子气的话,连我自己都极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然而半晌,对面都没有传来任何声音。我鼓足勇气抬起头,讶异于那女孩正低着头在纸上认真的写着什么,欲递给我看——

“我听不见,也不能讲话。钱不用还了。你还是中学生吧?怎么不回家呢?”

天哪,聋哑人?!

纵然心中已然掀起了惊涛骇浪,表面上还是波澜不惊的抿了口热可可来压压惊,转而犹豫着抬头盯着那个顶多二十出头的聋哑女孩。我对上她疑惑的目光,似笑非笑的抬起右手做了个逃跑的姿势。她忽地恍然大悟般瞪大了看起来明亮的双眼,慌忙的连连做着对我而言太过陌生的手语,我只能干瞪着眼望着焦急的她满脸问号。

出乎意料的是有中年男人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她说让你快回家去,晚上的闹市很不安全。问你有没有带手机,没有的话可以用她的给你父母打个电话。”

好奇怪,她虽然与我素未谋面,席卷而来的仿佛亲人一样的温暖感觉却令我差点掉下泪来。她安静的看着我,我愣愣的盯着她,只觉得好像握在手中的热可可在发烫,温柔的暖灯仿佛能让人感觉到正在散发的热量。女孩拉着我走出咖啡厅拉开门的那一瞬间,最寒冷的风循着愈来愈大的缝隙在我身边肆意,而我似不谙世事的孩童,硬是被冻出滚烫的泪花来。这才发觉自己其实并没有翅膀,却还是逞着强非要飞翔。听见母亲疲惫又焦灼的声音的那刻,我还是没能压抑住在人来人往的夜半放声大哭起来。

无力却又有些释然的走在回家的方向上,有雪花从头顶飘落眼眸。我瑟瑟发抖的感知着如今不那么肆意的寒意,下意识的拉开外套口袋的拉链将手插进口袋,这才忽地发觉口袋深处有什么——

是一张二十元的人民币。


“小姑娘,你刚刚不是没找到付可可的钱吗?怎么…?”


我木讷着转过身看见那位似乎对手语十分专业的中年男人,他好像一直都在我身后慢慢的走,局外人一般看着在我身上所发生的一切。我尴尬的笑了,默默握住二十元里包着的什么东西搪塞道,

“也许是我那时候太着急了吧,呵呵。”

他挑了挑眉毛,没说话,快步朝手心哈着暖气走开了。也许他信了,也许没有,但现在这些对我而言,都好像没那么重要了。


我望着小雪下朦朦胧胧的夜空,仿佛在温柔的召唤。


现在想来,那年意气用事的离家出走并不是没有价值,虽然因此成了同学间的笑柄,虽然被母亲训斥了好多天。但我不会忘记的是,当我抑制住颤抖掏出那张二十元时,一张白纸附和着雪花夹在其中。我眯着眼凑近看认出是那女孩的字迹,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可当我认真读完内容之后摸摸自己被风吹的冰冷的脸颊,却很惊讶的触碰到了温热的泪水。上面写着——


“倘若是要给予遇到挫折的你温暖的话,我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回家去吧,真正的温暖只有家人才给得起。”



评论

© 尤拉奇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