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拉奇卡

我是疯狂的 而你慈悲

今早在新生课上睡眼惺忪,视线透过北边大开的窗户,落在正对着教室的樱花林上。恍惚间瞥见星星点点的粉,是没睡醒的错觉吗?眼神聚焦后不以为然,哪怕被黑褐色的旧苞包裹着,那一抹醒目的鲜艳还是穿过一整个教室,在眼底变得清晰可见。

是春天!我兴奋地向同桌宣布。春天是适合从头做事的季节,于我,仙林的樱花一开,春天才算是真正来了,一直如此。午后惊喜的发现已有几簇绽开,花瓣像少女嘟起的嘴唇一样是柔软的粉。

我在想,明天说不定是个好天气,也许一觉醒来来上学时,就能看见披着柔和的晨光的樱花海,一切都像是天赐的礼物。

晚上回家特意走樱花林下分岔的小道回家,滂沱大雨果然还是将刚生出的希望打落进泥土了,迎着豆粒大小的雨珠与令人摇摇欲坠的狂风,仰视再一次变得光秃的枝干,忽然有股热泪盈眶的感动。

樱花明天不会绽放了,我想,但她总会绽放的,在某个雨后放晴的天空下,在某阵带着湿气的风中,在某人微微睁大的瞳孔中,无声的绽放。樱花终究会绽放,就像春天终究会来一样,在这之前的所有风雨,都是为此而作的序章。

评论
热度 ( 6 )

© 尤拉奇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