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拉奇卡

我是疯狂的 而你慈悲

奥雷里亚诺,马孔多在下雨


    蜷缩在双层床上层紧贴着玻璃窗的一隅,斜风细雨从被用力推开的窗侧飘进。我掂起砖块厚的书本细细打量,潮湿的空气,雨水的气味,微弱的光线,混杂在一起的孤独感,不及马尔克斯笔下布恩迪亚家族百年的兴亡所给予的分毫。

    不是现在,我想。《百年孤独》这部作品不是现在这个故作孤独的我所承受的起的,在未来的某个未知时间点它必定会再一次被捧起,被沾上恍然醒悟的泪水。但这一刻我仍旧翻开这本书,在晦涩难懂的字里行间寻找共鸣,寻找能给我的将来些许教诲的琐碎片段。如果说一意孤行只读能够懂的书,如果说捂住耳朵只听愿意听的话,那么人将会停滞不前,哪怕前进也会步履艰难。

    每当我听闻旁人自叹寂寞孤单,心中却油然而生异怪之感——仿佛我第一次向他人说出“生命的意义还有等待死亡”时同桌诧异的眼神中所折射出的感情一般。每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时都是孑然一身,在经历过或漫长或短暂的一生后,终将,还是一个人离去。所以倘若要说孤独,每个人承受的分量大致上不会相差甚远,要说死亡,那本不该是人类所惧怕的事物,而是无法改变只得接受的唯一结局。

    不过即便如此人们还是去追求所欲所爱,得到虽短暂却疯狂的快乐。布恩迪亚家族的后代们用日常琐碎的事件带来的影响力贯穿了一整个世纪——灵魂与肉身飞升向天的世上最美的女人,放弃破译先辈留下的羊皮卷的遗腹孪生子,好色祖父穿越荒野寻找一面之缘的未知女人……家族中的第一人被绑在树上,家族中的最后一人被蚂蚁吃掉,梦想与激情皆成泡影,暴风之中,只剩回忆。

    蜷缩在整个房间唯一有光的角落,一切恍如静止,只有书页偶尔翻动响起清脆声音,或经我手,或因风起。文字像流水,在微弱的光线下淌过我的视线,好像有人在耳旁呢喃着讲述那七代人的喜怒哀乐,而我置身事外,也仿佛活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我看见微风初起,风中充盈着过往的群声嘁喳,看见昏暗的浴室里蝎子和黄蝴蝶环绕,看见无数小黄花如细雨缤纷散落,大街小巷都覆上了绵密的花毯。

    我看见几百只金丝雀飞向幸福岛,成群的大雁因为一个人的离去纷纷坠落。

    窗外在下雨,而那一句闯入视野——

    “奥雷里亚诺“,他悲伤地敲下发报键,”马孔多在下雨。“


评论
热度 ( 13 )

© 尤拉奇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