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拉奇卡

今夜の月が绮丽ですね。

欧也妮的爱情


初闻这本书,第一反应肯定是“这是’欧也妮 · 葛朗台‘的故事“。然而合上书却发觉,书中超过四分之三写的都是欧也妮那个吝啬的守财奴父亲——老葛朗台怎样过着他贪婪、无耻一生的事。但仅是那四分之一的内容,却令人难以忘却那个拥有一切善良与单纯,坦率与勇敢的欧也妮 · 葛朗台。

与欧也妮在失去最初也是最后的爱情之后宛如其父般的冷酷姿态相比,不谙世事地享受爱情滋润时的她在我心上烙下更深印记。即使正如巴尔扎克所说,欧也妮那颗只为最温柔的感情跳动的高尚的心,终归逃脱不了人间利益的算计、金钱还是免不了以她冷冰冰的色调,沾染了这个超凡脱俗的生命。即使最终她坐拥千万家产,追求者将她团团围住,她还是会孤身一人离去,心心念念的还是树荫下与堂弟互通爱意的窄木凳。

我仍然记得那个场景。在那个为喝咖啡买糖都不肯给钱的老葛朗台家里,欧也妮为了能让在巴黎娇生惯养惯了的堂弟喝上不那么苦的咖啡,差遣仆人不经父亲允许买来了糖。吝啬鬼回到了家,因为发觉那些糖块而大发雷霆,将糖全数收了起来。然后下一刻,欧也妮把父亲已经收起的那碟糖重新拿出来放在桌上,平静的注视着父亲。

谁知道她佯装淡定的目光下藏着怎样的波涛汹涌?但此时,是爱战胜了一切,无论是恐惧还是懦弱。

连那巴黎女郎用纤纤玉手抓住丝绸结的绳梯,帮助情人逃跑的勇气,也不见得能胜过把糖重新放到桌子上的欧也妮。巴黎女郎自豪地伸出玉臂让人看上面的伤痕,她得到了报偿:每根受伤的血管都得到眼泪和热吻的滋润,由快乐来治疗。可是欧也妮在老葛朗台凶狠的目光下五内俱焚,心都碎了的秘密,她的堂弟夏尔却永远都不会知道。

这就是欧也妮的爱情,单相思的爱情,至真至诚而缠绵持久。欧也妮与夏尔曾经相爱过,可哪怕就在那时,他们对彼此的感情都是不同的。欧也妮奉献出了所有的赤诚与热情,夏尔却只把这当作神圣的友谊与幻想。

无论在什么时候,女人所遭受的痛苦都比男人多。当夏尔带着欧也妮给的六千法郎与对前方未知的憧憬漂洋过海时,欧也妮却因此被关禁闭只能吃干面包和水,日日盼望思念。父亲去世后,她在巨额财富的重压下,在葛朗台公馆的礼俗束缚下,等待着远在印度的堂弟。那种唯一的感情充斥了她整个生命,成了她生命的养料。

本以为那等待是无尽的,小说却偏偏在此时迎来了高潮——夏尔发了财,却一心高攀权贵,早已将欧也妮与那曾在上面发誓过永远相爱的窄木凳忘在了脑后,回到巴黎便给欧也妮写信毁约,与贵族小姐结婚了。可欧也妮对夏尔长达七年的爱恋岂能就此了断?她嫁给追求她已久的庭长,唯一的要求是让其帮夏尔把他父亲当年破产欠下的债务连带利息全数还清。她直到最后还在为他着想,直到最后还想把自己拥有的都献给所爱之人,就正如七年前那个夜晚她跪在他面前,求着他收下她仅有的六千法郎一样。哪怕他并不爱她。

爱会渐渐褪色,但终究会留存下来,欧也妮的爱情便是如此。

欧也妮失去的爱情,哪怕曾拥有也是单相思。她最终变成了老葛朗台的冷酷模样,即便还留有一丝善良。她比葛朗台还葛朗台,这个充满感情的女子不再相信感情了。

可是我还记得她曾经多么幸福,多么如痴如醉。记得那堵长着野花的旧墙、那座狭小的花园,记得那碟被收起又拿出的糖,那条曾聆听纯情恋人海誓山盟的窄木凳。

评论
热度 ( 2 )

© 尤拉奇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