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拉奇卡

今夜の月が绮丽ですね。

那个难忘的地方

“所以说,前辈忘不掉的是那个滑冰场吗?”

狭小的广播站里,被询问的女孩露出苦笑。

“是,实在是太令人难以忘怀了。”

“能讲讲理由吗?”

沿途熟悉的风景随着地铁摩擦轨道的金属碰撞声在眼前晃动,我花了眼,竟在玻璃窗上望见几年前的自己。地铁上没什么人,阳光照进来非常漂亮,在我向外张望时,车窗外已经可以看得到大海了。明明是相当普通的海岸,不可思议地,光是注视着就已经热泪盈眶了。

这里永远无法从我的记忆里抹去。

“我老家靠海,作为观光景点还是很不错的。那个滑冰场就是在家旁边,沿着海边的马路慢慢跑过去就能到了。基本上,我的童年就是在滑冰场度过。”

说完这些,她往后一仰,盯着天花板出神。又仿佛想起来什么重要的事而折返,靠近麦克风又添了一句:

“我非常喜欢滑冰。”

母亲这几年都没提过让我回家,估摸着是因为那件事。曾几何时我也决意离开这个充斥伤痛的地方,只是这些念头都在岁月中被打消,我最后还是回到了那时常出现在噩梦中的滑冰场。

那条从家通向冰场的马路翻新了,走上去脚底发麻。抵达冰场时已是日薄西山,几乎没什么人。注视着刚正好的冰面,恍惚间想起了在这里度过的时光,将要落下的夕阳把冰面染成一片橘红,仿佛裹上一层纱。

“原来前辈以前练过滑冰啊!”

“对...但是已经很久没碰了。”

发呆时被冰场老板搭话了,是个陌生面孔,怪不得会询问我要不要租冰刀鞋。我苦笑着摇头,“我不会滑。”然后在柜台旁边的沙发上坐下,装作打呵欠将眼角的泪抹去。冰面上一个小孩摔了一跤,这唤起了那段悲伤的回忆。

“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故?!是滑倒了吗?”

“远不止如此。”

那是在老家待的最后一年,本来是想为市比赛做练习时,跳跃落地姿势没来得及摆好造成了摔伤,在冰面上滚了好几圈,被巨大的冲击力带着往外滑了好几米,直接撞到了围在场边的展板上。当时右腿就不能动了,脚腕也严重扭伤。我保持着最后摔下来的姿势将近半个小时,除了眼眶中的泪水喷涌而出其他一切都仿佛静止一样。

那次事件后,我再也没有回过那个地方。哪怕过了许多年,噩梦里还是会出现那天的画面,以及我摔在冰面上发出的巨大响声。甚至连弯折的右腿传来的痛感也不曾消减。

“我想我明白前辈为什么难以忘记那个地方了。前辈肯定很恨那里吧,毕竟已经无法正常走路了。”

“并不是这样,而且恰恰相反。”

回过神时已然站在了冰面上,与其说是站不如说是跪。我抚摸冰面上寒冷的纹路,眼泪掉在上面一瞬间不见踪迹。缓缓弯下腰,我尝试去亲吻冰面。双手覆在上面,寒意从掌心缓缓流入体内,却融进温暖的血液。低下头凝视映照在冰面上自己的脸,我逐渐停下啜泣。在那冰面上的苦痛发生之前的美好的记忆,原来还被保留在记忆深处。

想起第一次穿着冰鞋迈出步伐,颤巍巍向前挪动时父母在远处的鼓励;想起每一次在冰上旋转与跳跃时,那一瞬间在空中看见的风景;想起堆积在家中角落的大大小小的奖牌奖杯,仍留有光泽;想起那些只有存在于冰上才有了意义的回忆。

“滑冰带给我的,快乐远大于痛苦。只有在冰面上我才能够忘却烦恼与忧愁,心无旁骛地游走。哪怕最后它小小地惩罚了我一下,我还很感激它给予我的,不短的一段美好岁月。”

“真的难忘的,不是摔伤的痛苦,而是在冰上自由自在的喜悦吧。”

她留下这段话,一瘸一拐的走出广播站。留下怔住的主持人,恍然大悟般捂住脸哽咽。

评论
热度 ( 2 )

© 尤拉奇卡 | Powered by LOFTER